首页 文化 散文小说 详细信息

我在阴间走一遭——龚益来

发布时间:2015/12/31 15:54:35 来源:中国崇阳网 录入:Admin


我在阴间走一遭
龚益来


  2012年8月26日上午8时许,我在桃溪花园洗漱完毕,突然左胸口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向我袭来,这种剧痛的感觉难以言表,更无适当的词语形容,就像一把无形的钳子在摘除我的心脏,顿时豆大的汗珠从额上飞流直泻,头发根根湿透,直觉告诉我,如不立马去医院,是挺不过来的,于是妻子同我打的一路向崇阳县人民医院门诊大楼飞奔……
  车上,我强忍疼痛,给县医院退休医师蔡大姐打电话,要她在门诊大楼接应我,结果蔡大姐提前赶到,当我来到门诊大楼时,值班医师见我苍白的脸几乎扭曲变形,乌紫色的嘴唇发音颤抖,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,痛苦的表情足以说明病情的严重,刘大夫当机立断,赶快送往抢救室,于是一场生命大营救拉开了序幕……
  8点50分,刘大夫、宋护士、蔡大姐、妻子四人把我扶上四轮床,向住院部抢救室一路小跑,刘大夫不停地念叨:“快点,快点”。难怪医生说,时间就是生命啊!
  经过曲径通幽的走廊,又上了二楼电梯,熬过了漫长的6分钟,终于把我推到了抢救室门口。此时的我已是命悬一线,气若游丝,但因烦琐的入院手续没办好,还是不能施救。此时此刻,我的家人用一万个心急如焚也难以达意啊!人们不禁要思考:多少生命因耽误抢救时间而成了冤魂啊!常言道;“良医脚下好修行、救人一命胜过七级浮屠”当然医院也有难处。
  因为不能及施救,所以我就渐渐渐地来到了幽冥世界: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望乡台,望乡台上哭声震天;有的牵挂父母、有的思念贤妻、有的痛哭娇儿、我也不例外,跟着一起潸然泪下。在这生离死别之时,不禁勾起我无限沉思——
  实难舍;白发高堂、我的母亲、年近九旬、十月怀胎恩冇报、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  实难分;结发贤妻、任劳任怨、勤俭一生、夫妻本是同林鸟、大恨到来各自飞。
  实难舍;儿子儿媳、女儿女婿、每逢佳节、绕膝承欢、共享天伦。实难分;我的朋友、时常一起、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、多少不眠之夜共度良宵
  实难舍;我的影友、每当一起,共同探索、用光构图、创作题材、永恒的话题
  实难分;我的钓友、风雨的春日、明朗的秋夜、烟波垂钓、终身不忘、万水千山总是情
  实难舍;我的爱物、数码单反、长焦镜头、踏板摩托、碳素钓竿、大千世界、美好生活……
  望乡台前面就是一座村庄,俗称孟婆庄,进入村前,只见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大娘、人们都亲切喊她孟婆,孟婆提着一壶忘情水正在吆喝过往行人,因为我们哭得声嘶力竭、口干舌燥,见了这香茶(当时并不知道是忘情水)谁都必喝无疑,真是渴时一滴如雸露啊!所有喝了忘情水的人,顷刻间之间哭脸变作笑脸人,一切烦恼荡然无存、一切忧伤烟消云散,并表现出空前的高兴,大家都怀着跃跃欲试的好奇心理,去过奈何桥。奈何桥桥高万丈,宽七寸许、河水汹涌澎湃,铜蛇铁狗把守桥头,我就夾在拥挤的人群中间,准备上桥,突然右手被猛扎一针,当我醒来,已躺在抢救室里……
  好在蔡大姐在入院薄上签了字,故没耽误过长时间,我就被安排在抢救床上施救:舌根下含有6颗速效救心丸,插上了氧气管,安上了生命监护仪,左手挂了点滴,右手打了小针,接着抽血化验,尽管如此,还是丝毫没有减轻我的痛苦。医师见我难以支撑,11时20分就给我注射了马啡,吞服了二片药丸,但还是无济于事。此时,在医院看护婆婆的县文联副主席吴梅芳出现在抢救现场。难怪我们出门时,一群八哥叫个不停,妻子对我说:“出门喜雀叫,必定遇贵人”,现在回忆妻子的话有征兆。果然吴主席这位贵人迅速拨通了二位心脑血管专家的电话,请求火速赶到医院会诊。莫约十来分钟,二位专家(王安平、王宗强)先后赶到,他们把化验结果一看,顿时惊呆了:心肌损伤正常值为0.04,而我高达310多,超过正常值8000倍,专家决定,立即送往武汉亚心医院。于是给我注射了一支进口的溶栓针,并派了专家、护士与我一路同行……
  在送我上救护车的那一刻,约60多人为我送行,他们中间有专家、医师、护士,有亲戚、朋友、家人,有贵人,也有陌生人,有为我祈祷的,为我祝福的,送我安慰的,也有怕我挺不过来眼里含着泪花的。也有看热闹的,随着救护车一声鸣笛,犹如离弦的箭,风驰电掣直达武汉,一路之上,汽笛长鸣;鸠——吴…鸠——吴…从未停歇,所有车辆,纷纷让道,155公里仅2小时30分就平安到达,亚心医院的专家早就等待在急救室里。
  当我被推进这神奇的世界,一切茫然,那些五颜六色的指示灯闪烁其间,令人眼花燎乱,那些滴滴嘟嘟的报警声音彼此起伏,不绝于耳。那大小不同的稳压电源嗡嗡作响,64排螺旋CT似嫦娥探月,好不壮观,那些奇形怪状的医疗器械凌空飞架,气势磅礴,那些先进的诊断仪器真是人间奇迹,令人叹为观止,不知是何人所造,是否凝聚了千万人的智慧与心血,先进啊!医疗设备!
  那些专家教授,穿梭于显示屏之间,东张西望,指手划脚,相互交流,大有一种学富五车的派头,更有一种手到病除的自信。敬仰啊!当代专家!
  我在抢救室呆了3小时,作了51项检查,被送往重症监护室,观察了5天5夜才转入普通病房。后来有意转到温泉医院,特别找到了崇阳藉的专家甘受益主任,帮我作了介入手术、俗称放支架,手术非常成功,我在手术台上,甘主任用崇阳方言与我聊天,倍感亲切,毫无恐惧感、使我情不自禁想起“亲不亲故乡人”佳句来。他也显得格外镇定自如。象在帮我理发一样轻松。硕大的胸片机器犹如挖机一般,高清液晶显示屏在我正前方;心脏跳动一览无余,堵塞部位清晰可见,支架植入恰到好处,两位专家对着对讲机、同时高呼;“OK“
  通过这次生命大营救,说我与死神抗争,不如说是贵人相助,不是吗 刘大夫当机立断、王专家英明决策、蔡大姐迅速签字、吴主席求救电话、救护车一路长鸣,才使我与死神擦肩而过,回到了工作岗位,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土——大山深处!在这秋高气爽、皓月当空的夜晚,我对着苍天大声疾呼:
  美哉,崇阳医院!
  妙哉,武汉亚心!
  好人,一生平安

石城文化站龚益来
  2012年9月6日
  



   


  • 阅读排行
  • 电脑
  • 微信
  • 手机